您好,欢迎来到蒙商网!    免费注册会员  |  登录我的商务中心
[蒙商发布]

首页 >蒙商故事 >

你以为龚开国苶啦,沙漠一呆二十年?

来源: 刘亚林 马媛 更新时间: 2017-04-10 点击次数:

  ▎苶:发音nie,形容不知变通、花常人数倍精力完成一件工作的人。在内蒙古西部方言中多形容一个人执着、倔强、有韧劲。

WechatIMG50.jpeg

  (右一为龚开国)

    --龚开国小传--  

  龚开国,姓龚,名开国,生于1963年,巴彦淖尔人。其为人淳朴善良,有气干。其少时屈身国企苟且,欲求变,弃铁碗。“大丈夫志当高远。”后遇友人慷概相助,忙于农田,然经验匮、技能缺,所投无所归,众人弃之。神伤时忽闻苁蓉,遂进阿拉善。“广招义士,事可济也。”茫茫荒漠十几载,期间纵然不顾身体劳苦,甚与死神擦肩,强风烈沙中苦守云开。其业种苁蓉,始,收益微,但觉梭梭有固沙之效,既然已,顺木之天。“甚善,吾当福荫子孙。”朝视暮抚,遂成林,人无不赞也。其人虽无惊世骇俗之举,然亦为人着想,此为忠诚;遇坎坷而不气馁,逢逆流而直上,此为勇毅;援苁蓉产业于窘境,有侠者之气,此为侠义。由此观之,真人杰也!终成苁蓉业领跑者也。

WechatIMG17.jpeg  

  ☛龚开国苶啦?好好的国企被他炒了

  

  龚开国所在的企业,产品曾一度在央视榜上有名,在这样一个效益不错的国企工作,夫复何求?龚开国自毕业进厂十年,所学专业似乎并未派上多大用场,天天混日子的平庸让他难以忍受。那时南方的国企已纷纷开始转制,他更加明确的意识到,离开体制才是正确的选择。

  

  于是,他毅然决然的摔了自己的铁饭碗,炒了在众人眼中旱涝保收的国企。

  

  龚开国苶啦?好好的国企被他炒了?他难道找到了比在国企还好的营生?事实上,并没有。对于体制的束缚,他只是想挣脱。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子力量在推动着他......

WechatIMG33.jpeg  

  龚开国苶啦?生荒地里就想刨闹钱

  

  一次在和友人闲聊中,他得知有200亩闲置的土地可以免费用。于是就跟对方开玩笑说:“既然有闲置的地,那我想种。”对于种地,虽然出身农家,但自小求学在外,对于农活几乎是一窍不通。不料,几天后朋友找到他:“上次的事给你问好了。”

  

   “啥?这......”不成想一句玩笑话竟被友人当了真,200亩土地真的可以免费种。身边的亲戚朋友一听,都打帮:“这么好的事,闹哇!”说干就干,耙地、犁地、上喷灌,众人在这片土地上尽情挥洒着汗水,共同期待着收获。第一年不挣钱,大家心里都嘀咕,可明白万事开头难。坚持第二年,不料依旧不挣钱,当初主动帮忙的亲戚朋友都撂了挑子。“不闹了。”

  

  就这样,投进去的七八万元打了水漂。事后龚开国才明白,那200亩地是生荒地,没有两三年的养护根本不会见到收益。一个门外汉,面对200亩生荒地,无奈接受了现实狠狠的一巴掌。

WechatIMG27.jpeg  

   龚开国苶啦?从城里又扎进了沙漠

  

  炒了国企,生荒地里也没刨闹到钱,落寞时他接触到了苁蓉。“我要种苁蓉。”又一个主意在他心中冉起。可兜里没啥钱,咋办?贷款。于是他跑去信用社,对面信贷主任一听要贷60万,考虑了一会儿对龚开国说:“只能给你贷40万,其余20万自己想办法。”答应贷款的同时,信贷主任要求,只有龚开国做好土地的基础工作才能放款。

  

  在没有任何书面协议的情况下,龚开国仅凭信贷主任的一个口头承诺便转身跑去凑那20万。时日不多,电拉好了,井打好了,地里的喷灌设备也弄好了。“如果放到现在来干这个事,没有一张书面协议根本不敢动手。”吸过一口烟,龚开国眯着眼睛说:“那个信贷主任就是我的贵人。”

  

  从此,阿拉善沙漠的烈风让他体会到了自然的强劲,只要晚上起风,人是断不可跑出屋外,不然只有迷路。地里的劳苦让他体会到了生活的苦寂,人手不足、资金短缺、缺米少油......清水煮面条一吃就是几个月。种苁蓉所带来的多方困难更让他体会到了创业的艰辛......

WechatIMG32.jpeg  

  龚开国苶啦?敢种六七年不见利的苁蓉

  

  “种苁蓉哪有想得那么简单。”

  

  先种梭梭,等梭梭成活再刨坑埋入苁蓉种子,是种苁蓉的程序。一颗又一颗的梭梭种下,一个又一个的土坑刨着,在阿拉善辽阔的沙漠深处,龚开国一天又一天的干着。梭梭从种下到成熟,需要三年的时间,苁蓉种子与梭梭根茎相遇,生长又需要三年。整整六年的时间,除了等待只有等待。

  

  “苁蓉长在地底下,长成啥样谁也不知道,只能等到三年后挖出来看过才知道。”

  

  身边不少人劝他,投入这么大又迟迟不见利的营生不干也罢。可龚开国苶,他就认定了种苁蓉。“咋都是死,就是快慢的问题,我如果不种苁蓉那就是马上死。”当然这里的死并非生命终结,而是他事业的生命。

  

  既然种苁蓉,就要种好,龚开国找了一位技术大拿,原本指望他指点迷津。不料对方出于保护个人苁蓉的利益,竟把龚开国引到了歪路。苁蓉籽埋得越深,在厚重土壤的压力下才可以长得壮,长得长,到了市面上才能借好品相卖上好价钱。可在那位技术大拿的指导下,龚开国第一批苁蓉籽才被埋了20公分深。

  

  满怀期待的龚开国终于采挖到了人生中种植的第一棵苁蓉,看着捧在手里那颗如同受了制的萝卜般的苁蓉,六年等待的惊喜在那一瞬全都化为了泡影。呆立在风中,沙粒借助风势像刀子一样滑过脸,半天龚开国才咽下一口唾沫,喉结移动得不能再慢,嘴里怎么这么苦呢......

  

  既然大拿不靠谱,龚开国决心靠自己。“我就不信我种不好,我还要比他种得好。”

  

  时间在大漠深处似乎被无限延长,日复一日的劳作,龚开国感觉自己即将与世隔绝,整个人都快真的苶了。连着几年,他的心里只有荒漠、只有梭梭、只有苁蓉......

WechatIMG12.jpeg  

  龚开国苶啦?差点自己把自己打落了

  

  大漠深处十几年,面对日益繁茂的梭梭林龚开国从心底感到欣慰。干起农活,他俨然已是一位资深农民。从没开过拖拉机的他,面对地里拉运的活,二话不说就上手。几年下来,练就了一把沙漠行驶的好手艺。“沙漠里开拖拉机可不像在平地,速度方向不管哪个细节操控不好车轮就会陷入沙子,干着急开不出来。”对于修拖拉机,不管啥打开先看看,明眼的问题自己解决,实在不行再找人帮忙。龚开国自信的说:“现在我只要一听动静,就能知道是哪出了问题。”

  

  即便是几年的历练让他成为农田好手,可一次开电闸摸电线的经历令他至今难忘。“现在聊起来手心还是会冒冷汗,那个经历真的是......估计是老天不收我吧。”

  

  那天天色已晚,正在休息的龚开国被跑进来工人一脸的慌张吓得惊坐起来。“啥?电表箱被风吹掉了?我去看看。”屋外风沙正劲,摸着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电表箱的位置,龚开国先拉掉电闸,捋着裸露的电线上拧下拧。由于光线昏暗,他几乎全凭着感觉操作。折腾了好半天,脑门上还渗出一层密密的汗珠,他终于捆扎好了电线,固定好了电箱。可就在他开闸后发现,没有电了。没有多想,就顺势又拉了一下,有电了,一道电弧从电表箱里炸了开来.....

  

  啥?!一个念头如霹雳版把他击倒在地,“难道......刚才接电的时候我是把电闸拉开了......380伏的电压......”想到这里他不敢再想,双腿控制不住的抖啊抖,一米七高的他直接瘫坐到地上,此时全身都在颤抖,难以自已......

  

  不知道呆坐了多久才缓过神来,依然狂劲的风沙他早已感知不到了,只记得那晚他坐的沙漠是那么湿、那么寒,他至今都不记得那晚到底是怎么走回的屋子。

  

  事后龚开国才知道,当晚工人在告知他情况的时候,早已拉了电闸。只是他固执的以为,电闸是自己过去才拉掉的。“就是给一个专业电工开着电闸摸电线也是危险的,何况还是在黑黢黢的晚上。真的是,唉,现在想想还是后怕。”说着龚开国撇了撇嘴。

  

  得知此事的朋友都说他:“真苶!差点就自己把自己打落了。”

WechatIMG49.jpeg  

  龚开国苶啦?苁蓉免费给人加工

  

  2015年,是龚开国种植苁蓉真正有收获的第一年。基于销售渠道和市场尚未开发,这一年的销售额几乎少得可怜。品相好的一些苁蓉被人收购,剩下的边角料就直接喂了鸡。周围的人只要听到拿苁蓉喂鸡,没有一个不跺脚:“哎呀,可惜了的,鸡的待遇是不也太好了。”

  

  2016年,地里苁蓉的产量多了起来,面对丰收的苁蓉,龚开国有些束手无策,总不能再把这好东西拿去喂鸡吧?正在这时,一位拥有生产技术的朋友找到他,希望建立合作关系。龚开国一听觉得可行,他便直接给对方拉去几车苁蓉。“我出原料,你出技术,挣了咱就一家一半。”

  

  不料,由于对方也是新尝试,加工生产时浪费了不少原料,至于挣钱?龚开国眼看挣钱无望,他也没和对方扯皮。身边的朋友也会当着龚开国的面说:“你是不是苶啦。”

WechatIMG40.jpeg  

  苶人有愣福!竟被政府主动联系

  

  “这条路不通,咱肯定还有别的路。”于是,年过半百的龚开国大胆的准备尝试线上销售。

  

  在妻子的帮助下,龚开国将传统的整根苁蓉切片处理,真空分包,精致的产品一上线便受到不少人的垂青。紧接着他又将苁蓉碾成渣封装茶包,色泽润和、味道香郁,一经上线又吸引了不少关注。

  

  原本一根粗放式的苁蓉,经过龚开国的一番努力,不仅变得精致起来,更是开发了其实用性。第二年仅仅两个月,单凭简单加工处理的这款产品,龚开国的苁蓉销售就达到了十几万元。“这还是初级加工,苁蓉还有很大的价值没被开发,经过线上销售我对苁蓉的深加工和产品的衍生已经有了明确的想法。”

  

  妻子帮忙做了一篇“苁蓉与茶的生命故事”,龚开国想线上销售就需要宣传。没成想这条消息却火爆了朋友圈,不少网友纷纷留言:苁蓉竟然可以这么美。突然某一天,龚开国的手机响了,原以为这就是个普通不过的咨询或合作电话,接听后对方开门见山:“你好,龚先生,我这边是阿拉善盟沙产业办,我们在朋友圈看到了你关于苁蓉的事情,觉得不错。”

  

  龚开国一个激灵,一个简单的美篇内容,竟然被转到了阿拉善政府工作人员的朋友圈。定了定神,龚开国与阿拉善政府方面开始了正式“会谈”。这也意味着从最开始一人奋战的小买卖变成了如今有政府政策扶持的夯实项目。龚开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想到自己十几年荒漠的幸苦付出在此时看来都是值得的。

  

  对于当下商机与政策的给力,龚开国打趣说:“这个行业有不少先驱,我差一点也成了先驱。”

WechatIMG36.jpeg  

  苶货的春天来啦!凭着苁蓉想上市

  

  “目前看,我的苁蓉事业已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这么好的机会都摆在这,不大干一场还等什么?我的苁蓉公司在三年内准备上市!”

  

  之所以说这样的话,那是龚开国心里有底,对目前所干的一切都有信心。荒漠十几年,龚开国在阿拉善开垦种植的那1500亩土地,至今已有80000棵成年梭梭,它们是对荒漠生态治理最有效的植物。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龚开国俨然已是一个沙漠治理践行者。

  

  “下一步我们准备做认养,每一棵梭梭100元,再返还100—150元的苁蓉产品。这样,大家都可以参与环保、参与生态治理,同时做为公司也是一个不错的融资渠道。”

  

  龚开国分析,苁蓉生长周期长,在市场一次性开展大量生产就能算得上是稀缺资源,六到七年的生长周期,相比其它种植物所具备的优势就是时间。而单凭时间这一点,龚开国成熟的苁蓉种植区有着首屈一指的优势。同时作为产业源头,龚开国计划把自己1500亩苁蓉种植区认证为原产地。

  

  面对目前苁蓉产品深加工的空白市场,对于敏感的龚开国来说是大有文章可做。因为对本行业有着深度的了解,对产品分类、加工方式等方面,他早已胸有成竹。

  

  只要苁蓉产品一经上市,因其自身所具备的天然功效将会大有市场,需求量更是可观。

  

  作为一个商人,龚开国当然追求利润最大化。而即将步入正轨的苁蓉产业,将会把他推至该行业领跑者的位置。“产品形式、价格定位等等方面不夸张的说都由咱说了算。这可不是自大狂妄,面对像白纸一样的苁蓉产业市场,我就有底气这么说。”

  

  龚开国既然有勇气担当苁蓉产业行业的领跑者,对于今后更远的发展,他同样做了细致的规划。“今后我们还会成立行业促进会,对原料及技术进行把控,同时还准备成立研究院,引入大量专家人才。”

  

  对于苁蓉产业,龚开国信心满满:“绝对会有爆发期。”

WechatIMG13.jpeg

产品展示



热门文章